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說起來慚愧,結婚以後我就不記得自己蒸過包子和饅頭。也許有過也是屈指可數的幾次。饅頭還好說,可以在外面買,不管是放了大白粉的也好,摻了染色劑的也罷。可是包子,因為外面的皮厚餡小,加之餡不衛生,我很少買過。這二十年來我吃的包子都是母親自己蒸的。 母親是山東人,喜歡包餃子、包子。每次回家碰上我也幫母親一起包,她一般只讓我?皮,不讓我包,嫌我包的餡不夠多。家裡剛出鍋的包子白白胖胖的,皮薄的裡面的餡都透的出來,散發著誘人的熱氣。每次在家裡吃完飯,走的時候母親還要給我帶上很多包子。她怕我早上上班時間緊,又要帶孩子,來不及做飯。有時週末我沒有回家,母親就包好包子給我送過來。記不得母親一年裡要給我送多少次包子了,只記得家裡的冰箱裡總是一包一包凍滿了母親送來的包子,有肉的,有菜的。我最喜歡吃的是胡蘿蔔餡的包子,葷的素的我都愛吃,這是我小時候最常吃的。早上起來用微波爐熱上幾個包子和一碗牛奶燕麥粥,總是我永遠也吃不厭的早餐,營養什麼的全有了。每當冰箱裡沒有包子的時候,母親又會送新的包子來。 有一次我生病在家,同事來看我,碰上母親送來了熱乎乎的素包子,熱心的母親趕緊拿給同事吃。到現在偶爾和同事聊起來,同事都會提起母親的包子說:你媽包的素包子真好吃,皮薄餡大。言語中流露出羨慕。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同事羨慕我了。我有個同事,姐妹三個,她媽從小不喜歡她。在她還是很小的時候,她媽和她爸離婚,帶走了姐姐和妹妹,只留下她跟著自己的父親。那時結婚後的我們都住在集體宿舍,做飯就在走廊上,誰家吃什麼都知道。每次母親來看我給我送包子,她都過來和母親聊天。她後來告訴我,她羨慕母親和我融洽的關係。說起她自己的母親,個性乖戾的她總是恨恨的。在她生孩子的時候,她母親也過來幫過她。她媽是個退休老師,性格開朗,見了人挺和善也有教養,我們都覺得她媽人不錯。到是她的父親,只給我留下邋遢和不修邊幅的印象。但同事說起自己的母親,沒有一點好口氣。她媽從小拋棄了她,給她幼小的心靈留下了創傷。這個同事後來移民加拿大了,遠在異國的她,對自己母親的怨恨是不是早已煙消雲散了。 我的女兒也是吃她姥姥的包子長大的。記得因為婚姻問題,我傷了母親的心,母親說以後不會再管我了,我嘴硬說不用她管。兩地分居的我,生了女兒後,獨自帶著孩子住在集體宿舍裡。因為條件有限,上班時女兒放在小保姆家裡。小保姆年齡小貪玩,常常把女兒扔在床上哭了也不管,自己和別的保姆玩。每天下班接女兒回宿舍,經常會發現女兒嘴不是被蒸蛋羹燙著了,就是頭被摔個包,更出奇的一次是長長的睫毛也被燒焦了。那時小小的女兒常常鬧病,總是一幅落落寡歡的表情,只有見到我接她時才會露出笑容。女兒一歲時,保姆有事,我讓母親幫我帶一陣孩子。看著黃黃瘦瘦缺鈣的外孫女,母親答應了,把外孫女接回了自己家。只幾天的功夫,我再見到女兒時,女兒的小臉就鼓鼓的粉撲撲的,可愛極了。原來母親每天除了給外孫女喝牛奶、稀飯外,每頓都要餵她吃一個大包子。也怪,在姥姥家女兒很少生病。後來母親一直把外孫女帶到三歲上幼兒園…到現在女兒都喜歡吃她姥姥包的胡蘿蔔包子,這也是她從小最常吃的。 這兩年,母親明顯老了,七十多歲的她腿腳沒有以前利索了。我不再讓她給我送包子了,自己開始蒸包子、菜卷。年輕時回母親家,我要幹活母親總是不讓我干,我也就理所當然的坐那看電視。現在回家會幫母親做做飯洗洗碗拖拖地,她的腰不好,彎不下來了。歲月摧殘人呀。記得女兒小時生病,每次都是母親背著女兒在前面快步如飛,我在後面勉強跟著。一起出去轉,母親總是一個人走在前面,把我們遠遠地拉在後面。去年給父親掃墓,遠遠地望見走過來的母親,我突然發現母親步履蹣跚,腿有點彎了,背也沒有以前筆直了,心裡很酸楚。我們走在一起,她也總是跟不上我的步伐。 母親節了,我打電話請母親他們在外面吃頓飯。母親說她不想在外面吃飯,只想讓我帶她去看攝影展。她從廣播上聽說一個在西藏可可西里長年搞攝影的人,在我們X市辦展覽,拍的全是動物,她很想去看看。就這樣在母親節裡,我和母親一起去大學藝術館看了可可西裡攝影展。母親對每幅攝影看的都很仔細,流露出由衷的讚歎。看完展覽,我帶母親吃了湘菜,又請她回我家看我養的寵物兔兔。聰明的“毛線”以轉圈的方式歡迎母親的到來,母親很開心。晚上買了母親愛吃的涼皮,我又烙了韭菜盒子,煮了江米紅棗稀飯…母親對這樣過了一天很滿足。只是一年之中我又陪母親過了幾次這樣的一天呢。 晚上,我接到了女兒的電話,她祝我母親節快樂!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第一章(無限溫柔裡的漫長時光) 遇見你。只是半場煙火的美麗。關於你。卻是我一生的記憶……第一次交集。育紅班開學時。老師找了一個如此強大的理由(嫌3個字的人名叫起來麻煩)把班上同學的名字亂搞一通。於是我失去了‘海’。你丟棄了‘寶’。以致於很多年後我們曾開玩笑說可以模仿羽泉搞一個‘海寶組合’。於是又過了多少年後。世博會的吉祥物海寶問世了(……) 對了你還喜歡著你的羽泉吧?喜歡著許巍把?喜歡著樸樹把?嗯。我還喜歡著傑倫……終究不是一類人。從開始的相互不屑。到現在的相互不熟。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啊(……)記憶最深的就是一起上學放學吧。我給你唱歌聽啊唱周傑倫的歌給你聽啊。你給我講故事聽啊講中國衛星導彈核潛艇啊(……)記得老是我找話題。到最後煩了。不說話了。誰也不理誰了…可到最後又是我沒事找事的聊開了…記得有一次在你門前玩。你個不要臉的端了一盆水就開始洗頭。洗完了就他馬的帥的不和人一樣了。老子那個恨啊。為我幼小的心靈埋下了深深的陰影…還記得在一次放學回家的路上。你曾說過我挺可悲的。我也知道你說的可悲是看我每天活著這麼累卻還不好好學習。而我又何嘗不覺的自己可悲呢…當悲慟到極點又有什麼可以悲哀的呢?當你說出這句話時我也真的感到很快樂。終於有個人可以說出我不想面對的事實…而現在。我要把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送給你。因為你比我還要可悲。哎喲。別誤會。這不是激勵。而是真理…… 就像兩條平行的射線。無限寂寥著蔓延。不甘寂寞的我發生了偏轉。期待著你我的遇見。怎料卻偏向了另一邊。而我們越走越遠…這樣的結局不煽情。只傷感……(外話:我從不認為我和你有什麼關係。更別說不錯的關係了。你對於我。只是一個特殊的存在。可有可無的存在……) 第二章(無限時光裡的漫長溫柔) 如果說要回憶的話。那麼充斥整個回憶的人就是學超了。幾乎初一之前的每一個週末都是在他家度過的。幾乎回憶的每一天裡都有他的記憶…… 他的家就像一個人才根據地。每個週末吸引著狐朋狗友的前去。一起打元寶。彈流流彈。打麻將。捉迷藏。打撲克。玩遊戲……迷上遊戲機的時候。每天從六點他爸離開家就開始玩。一直玩到下午兩點他爸回來。碰上他爸趕夜市的時候。也能來個挑燈夜戰。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。戰鬥也開始升級。玩煩了黃機子又湊錢買了黑機子。黑機子玩膩了。又去打電腦。後來乾脆電腦也不玩了。又從新開始玩黃機子(……)當然我們是無產階級。沒這麼多錢。便發揮我們的聰明才智四處想辦法。哎喲!賣鐵(不是賣血)是個不錯的辦法。於是我們便各從各家找了一些廢鐵去賣。偶爾也上別人家拿點(……)等到秋收的時候。他爸突然發現幹活的農具沒了。想想才知道原來是我們不小心給賣了(……)當然。賣多少鐵收多少錢這麼公平的事正直的我們是不會去幹的。於是學超和老闆進屋拿錢。我們便從外面拿點鐵再到別的廢品站去賣。(……)我們也經常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。當然。這些有意義的事也是超哥教給我們的。比如。抽煙。喝酒。通宵。看黃片。(……)我的多才多藝應該就是那時候給他傳染的。記得最瘋狂的一次。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。我們三提著砍刀就進了棒子地。然後就是一陣亂砍。棒子倒了一地。那時候。真把自己當聶風了。雪飲狂刀。棒子地裡咆哮。(……)現在回想起來。覺得當時的我們挺不懂事的。可那個年齡是允許我們不懂事的。只是無聊的我們在無聊的時候做的無聊事而已。而且這種無聊的事也不是一年兩年能說的完的(……)。我們從沒答應做個好孩子。人們也從沒把我們當過好孩子。我們可以在上學的路上突然決定。我們感冒把。回家打遊戲去(……)我們也可以在上學的路上把車子扔在一邊去地裡逮螞蚱。回去都喂貓了。我們也可以互相揶揄著誰誰又看上了哪個班的PLMM…… …… 無限溫柔裡的漫長時光也隨著他的輟學而終結了。等他再回校的時候是去打架的。看到他握著棍子的手遲遲不肯落下。而鼻子裡的鮮血卻變的洶湧。怎麼會這樣?我苦笑了。笑他心不狠怎麼出去混?笑他不是很吊的說張波。不出三個星期我一定超過你……笑他智商是有的。可惜沒有情商。結交了一群狗肉朋友…… …… 顯然。矯情的話誰也不會去說的。但我還是想認真的寫下這三個字。謝謝你……謝謝你載我上學的一個學期。有來生我一定載你。謝謝你給我的所有記憶。雖然已經回不到過去。但請允許我塵埃落定感謝你。而你。只是對於記憶裡的你…… …… 續:回憶揮之不去。也回之不去。可我還是不停的思念你。如果這是最殘酷而溫柔的囚禁的話?我寧願被判無期。可雙眼終究穿不過遙遠的距離。去扶平那些殘缺的記憶。所以在此整理。但是我卻捨不得丟棄。於是悲傷散落了滿地。我把逝去當作美麗。蛻變了自己。連我都不認識的自己…… 完結的故事何苦有續。這多麼像一個悲傷的隱喻啊…… 春花秋月何時了?夢裡花落知多少。今夜小樓又東風。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