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時間就這樣消失了,你還沒有來,給你發個信息,說是在原地的地方等你,你回復了,卻看不到熟悉的你。 其實收到你信息我就看見你了,只是沒有直接跑到你身邊,我要讓你在看不見我的地方,我好默默的看著你,看著你張望的身影,看著你緊蹙的眉頭。我心裡有一種快樂,這種快樂是兩個人相互的愛著,還有一絲憂傷,這種憂傷是愛不能歸於個人,融在靈魂,愛在紅塵。 在紅塵中,我們每個人都會遇到愛的人,也許你這一生會愛很多人,也會有很多人愛過你,卻只有那麼一個人,會留在你的記憶裡,留在夢裡,譜寫成往事那個詞! 有時候知道自己愛了,卻發現自己愛不起,等待是無禁止的傷害,所以就會選擇放棄,放棄不是因為不愛了,不是那樣的,我會和今天一樣,站在你看不見的地方,默默的看著你,用文字來記載我對你的思念。 看你有點著急了,我還是沒有理你,你現在任何表情都讓我如此興奮,我躲在一個大胖子的後面,用他的身體擋著我,往你的那個方向走去,離你兩3米遠,我就突然從胖子後面跳出來,抱著你,你嚇了一跳,也把胖子嚇了一跳,我卻哈哈大笑,我抱住你的脖子,吻了你的額頭,親愛的想我了吧! 離開車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,你說;找個地方坐會吧!就隨便找個了麵館在靠窗戶的地方坐下,麵館裡有好多大包小包的人,吃著麵條喝著牛二,透過玻璃依然能看見外面的人3個5個在坐在地上,身旁堆滿了大大小小的行李, 五一放假了,這些人回家的回家,探友的探友,雖說路程很累,坐在鋪上報紙的地上很涼,但卻影響不了回家的那顆滾燙的心。說說笑笑,回家真好。 看著窗外,我對你說;我有兩年沒有坐火車了,真想坐坐火車。你說;什麼時候坐坐就行了。 你握著我的手,我突然想給你看看手相,看著你的愛情線,我說;你經歷過曲折,你想看我的手,我卻緊握拳頭不給你看,和你一樣,也是經歷過愛情的曲折,我們的愛,不管是路過的風景還是過往的煙雲,給愛自由,就像蒲公英,隨風飄到自己願意停留的地方。 離開車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,我知道你要進檢票口了,這時我們沉默的聽不見任何人說話的聲音,我開口;我想去外面吹吹風,外面風很大,你從後背抱住我,這樣我就不會冷了,我反轉過來,仰視著你的臉,我要走了,你也該進去了,你說;看著我走,我回;不。不要你看著我,那我們同時離開,各走各的,可我馬上又回了頭,飛跑過去抱著你,吻你。 這個吻,和張學友唱得那個有點不一樣,他吻在無人的街,風霜雪雨不能拒絕,我們吻在人來人往的車站,卻不怕別人的眼色,吻了你我撤開你的腰就跑了,沒有回頭,也沒有一滴眼淚。 回家覺得家很空,空得就剩下自己,沒有安放之處,就去了網吧,這裡人多,心裡卻依然空,我看著電腦上的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,看著你快到家的時間,我心裡就踏實了很多,至少我知道你在哪裡,你也知道我在這裡想你。 濃得化不開的那份情感啊,有誰會知道,我把它敲進了冰冷的鍵盤,算是最溫存的記憶。 文章來源:David Rennie |鄭方南的BLOG | Columbia landing journal |徐景安的BLOG | Seattle Seahawks Blog |科爾沁府 | 開火的BLOG |嚮往陽光的房子 | 尚宅 |湖南文藝的BLOG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