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說起來慚愧,結婚以後我就不記得自己蒸過包子和饅頭。也許有過也是屈指可數的幾次。饅頭還好說,可以在外面買,不管是放了大白粉的也好,摻了染色劑的也罷。可是包子,因為外面的皮厚餡小,加之餡不衛生,我很少買過。這二十年來我吃的包子都是母親自己蒸的。 母親是山東人,喜歡包餃子、包子。每次回家碰上我也幫母親一起包,她一般只讓我?皮,不讓我包,嫌我包的餡不夠多。家裡剛出鍋的包子白白胖胖的,皮薄的裡面的餡都透的出來,散發著誘人的熱氣。每次在家裡吃完飯,走的時候母親還要給我帶上很多包子。她怕我早上上班時間緊,又要帶孩子,來不及做飯。有時週末我沒有回家,母親就包好包子給我送過來。記不得母親一年裡要給我送多少次包子了,只記得家裡的冰箱裡總是一包一包凍滿了母親送來的包子,有肉的,有菜的。我最喜歡吃的是胡蘿蔔餡的包子,葷的素的我都愛吃,這是我小時候最常吃的。早上起來用微波爐熱上幾個包子和一碗牛奶燕麥粥,總是我永遠也吃不厭的早餐,營養什麼的全有了。每當冰箱裡沒有包子的時候,母親又會送新的包子來。 有一次我生病在家,同事來看我,碰上母親送來了熱乎乎的素包子,熱心的母親趕緊拿給同事吃。到現在偶爾和同事聊起來,同事都會提起母親的包子說:你媽包的素包子真好吃,皮薄餡大。言語中流露出羨慕。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同事羨慕我了。我有個同事,姐妹三個,她媽從小不喜歡她。在她還是很小的時候,她媽和她爸離婚,帶走了姐姐和妹妹,只留下她跟著自己的父親。那時結婚後的我們都住在集體宿舍,做飯就在走廊上,誰家吃什麼都知道。每次母親來看我給我送包子,她都過來和母親聊天。她後來告訴我,她羨慕母親和我融洽的關係。說起她自己的母親,個性乖戾的她總是恨恨的。在她生孩子的時候,她母親也過來幫過她。她媽是個退休老師,性格開朗,見了人挺和善也有教養,我們都覺得她媽人不錯。到是她的父親,只給我留下邋遢和不修邊幅的印象。但同事說起自己的母親,沒有一點好口氣。她媽從小拋棄了她,給她幼小的心靈留下了創傷。這個同事後來移民加拿大了,遠在異國的她,對自己母親的怨恨是不是早已煙消雲散了。 我的女兒也是吃她姥姥的包子長大的。記得因為婚姻問題,我傷了母親的心,母親說以後不會再管我了,我嘴硬說不用她管。兩地分居的我,生了女兒後,獨自帶著孩子住在集體宿舍裡。因為條件有限,上班時女兒放在小保姆家裡。小保姆年齡小貪玩,常常把女兒扔在床上哭了也不管,自己和別的保姆玩。每天下班接女兒回宿舍,經常會發現女兒嘴不是被蒸蛋羹燙著了,就是頭被摔個包,更出奇的一次是長長的睫毛也被燒焦了。那時小小的女兒常常鬧病,總是一幅落落寡歡的表情,只有見到我接她時才會露出笑容。女兒一歲時,保姆有事,我讓母親幫我帶一陣孩子。看著黃黃瘦瘦缺鈣的外孫女,母親答應了,把外孫女接回了自己家。只幾天的功夫,我再見到女兒時,女兒的小臉就鼓鼓的粉撲撲的,可愛極了。原來母親每天除了給外孫女喝牛奶、稀飯外,每頓都要餵她吃一個大包子。也怪,在姥姥家女兒很少生病。後來母親一直把外孫女帶到三歲上幼兒園…到現在女兒都喜歡吃她姥姥包的胡蘿蔔包子,這也是她從小最常吃的。 這兩年,母親明顯老了,七十多歲的她腿腳沒有以前利索了。我不再讓她給我送包子了,自己開始蒸包子、菜卷。年輕時回母親家,我要幹活母親總是不讓我干,我也就理所當然的坐那看電視。現在回家會幫母親做做飯洗洗碗拖拖地,她的腰不好,彎不下來了。歲月摧殘人呀。記得女兒小時生病,每次都是母親背著女兒在前面快步如飛,我在後面勉強跟著。一起出去轉,母親總是一個人走在前面,把我們遠遠地拉在後面。去年給父親掃墓,遠遠地望見走過來的母親,我突然發現母親步履蹣跚,腿有點彎了,背也沒有以前筆直了,心裡很酸楚。我們走在一起,她也總是跟不上我的步伐。 母親節了,我打電話請母親他們在外面吃頓飯。母親說她不想在外面吃飯,只想讓我帶她去看攝影展。她從廣播上聽說一個在西藏可可西里長年搞攝影的人,在我們X市辦展覽,拍的全是動物,她很想去看看。就這樣在母親節裡,我和母親一起去大學藝術館看了可可西裡攝影展。母親對每幅攝影看的都很仔細,流露出由衷的讚歎。看完展覽,我帶母親吃了湘菜,又請她回我家看我養的寵物兔兔。聰明的“毛線”以轉圈的方式歡迎母親的到來,母親很開心。晚上買了母親愛吃的涼皮,我又烙了韭菜盒子,煮了江米紅棗稀飯…母親對這樣過了一天很滿足。只是一年之中我又陪母親過了幾次這樣的一天呢。 晚上,我接到了女兒的電話,她祝我母親節快樂!